Ladyboy-Hefei

我一生偏爱风流,却活的像只困兽。

早些时父亲给我看的那幅风景画

柠檬随笔:

  我天生不是一个对风景敏感的人。 我感受风景是在很久以前我父亲的画室里。 那时,父亲拿着一本画册对我说,喂,是否想学画风景? 试试看吧!我说。那年,我十岁。 拿起碳笔,打开画夹,我才知道我对这东西不会感什么兴趣。 爸爸,这是什么画儿!也太没有意思了。你看,这个人就这么站在那儿,样子也太小了。他站在这儿干什么? 那桥和桥下的流水真不好看,灰灰蒙蒙的。天上那个月亮不明亮。这个窗子,歪歪斜斜的,我看也不像是人家屋子上的。我很认真地对我的爸爸说。 孩子,这便是一种—— 一种什么呢?该说是一种境界。但你不会懂。这样说吧,你不认为这很漂亮吗? 你听听这几句话,你看怎么样?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摇了摇头。我不懂父亲在说什么。 父亲无可奈何地合上了画册,叹了口气,说,孩子,将来你要是有出息,也不会是在艺术上。一个对风景不敏感的人,他的感情世界也一定是贫乏的。 我记得我当时听了父亲的话后,是怔怔地坐在凳子上,眼睛定定地看着面前那张大而白的画纸。 后来是—— 我把手中的碳笔轻轻搁在画夹上,走出了父亲的画室。外面,很好的阳光。 后来是经过了漫长的岁月,时光的流水差不多欲将这尘封的记忆冲走时,而我们一家也发生了极大的变故之后,我方始对父亲所说的风景有了一点感悟。 这时我早已在父亲的藏书中读到了徐志摩的诗和朱自清的散文。偶然之间,我发现了卞之琳的那首著名的朦胧诗——《断章》。我忽而省悟, 早些时父亲给我看的那幅风景画,便是这首诗的诗意画了。 ——这时,我的大哥早已经扔掉了画笔。他到无锡挣钱去了。那是我母亲的家乡。他去干什么活计,我不知道。我同样不知道是绘画抛弃了他还是他抛弃了绘画。打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进过父亲的画室──我们一家这时只能靠他来养活了。后来,我们到了乡下。 所有的画具都放进了一个箱子里。它们被放在了乡下屋子的一个角落。 我于是便时常发现父亲变粗了的手经常抚摸调色板,也经常摇头叹息。我这时才感到这画具很动情,我朦胧地意识到它似乎包容了父亲的一点什么东西。我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听了父亲要我学画的劝告。 ——我终于又可以进城了。我进城念大学。 我的母亲也就在这一年走完了她在人间的路。 离乡前,我在一个明湛湛的月夜,把我摆渡的那只小船划到了我家屋后的蚌蜒河中。然后,我躺在船舱里。看天,天是湛蓝的;看月,月是浑黄的。从船舷上看向远处,远处一切全笼在薄薄的水雾里。虽是月明之夜,却看不分明。水轻轻地漾着,我的船儿一晃一晃。我才发现这种风景真美。而我们家的茅屋,在月光下幽静得像一个乡村少女。尽管这时我很想流泪。 后来,又有很多漫长的岁月过去,我要离开我工作多年的小镇到邻县一所中学去教书,我忽而发现,我那颗心对风景是异常的敏感。 ——也是船,将我简陋的家具和书籍载走。我蹲在船头,看水,水碧清,如一面平展的镜子。伸手进去,凉飕飕的,润人肌骨。两岸的树木渐渐后退,它们枝丫斜伸,像是挽留我,又像是友人与我告别。还有两岸的泥土,我似乎闻到了她的馨香。夏日晴空高远,在船上看洁白的云,真像是小镇少女挥着轻纱向我道别。回望小镇,远远地晾晒在晴和的日光下。那时候,我真想叫船夫停下船来。我要飞奔回去,搂定小镇,不要离开。 晚上,躺在舱里。天已经乌沉沉的,没有月亮,像张忧郁的脸,似乎就要掉泪的样子。听船底潺潺的流水之声,似恋人的喁喁私语,又像是游子唱着离歌。我知道,我走了,已成了那一方水土的记忆。桨声欸乃,孤寂地响在水面,似老父的絮语,话里藏着怅然的离情;船头挂着昏暗的桅灯,像我忧郁的妻子看我离家时的目光,那光里含着无尽的乡愁。 ——这时,我的父亲,早已不再拿起画笔了!可我仍然记得他的话。但我不敢说父亲的感情世界是贫乏的。父亲是一片深深的海。 我这时忽而发现,我是那时的父亲。只是我的手中不拿着画笔 作,你说希望我拥有健康的身体,去追逐想要的生活,你说希望我不放弃自己的兴趣,勇于拼搏美丽的梦想。
  
  你离开的一年里,我依旧秉公无私的工作,坚持每天一小时的体能训练。夜深时分,仍然会写几段稿子或文章,然后放下笔,默默想起你。回想曾经,承诺了太多,如今补偿给你的,就是活成最好的自己。谢谢你让我变成你想要的模样,谢谢你让我蜕变成最好的自己。
  
  时间往往是最好的治疗师,一年后我清空了所有回忆。尝试着走过我们熟悉的街道,发现痛楚依旧,只是不再撕裂的疼。往昔故地依然,却已无法牵起那只手。再后来,我甚至忘记了你的容貌,和你最喜欢的粉色唇红。
  
  我想,我们今后最好的遇见,还是那条熟悉的长街,在某家餐厅或商店,你挽着他与我擦肩,而我的手也有人牵。我们彼此无语,相视一笑,在心中告诉自己,这个人曾经自己深爱过!
  
  请允许我雅俗共赏,肆意长笑,因我风华正茂,道阻且长。请允许我悲秋叹月,漠然神伤,因我久经沉沦,鬓发添霜。若你爱我,许我共赏黄昏夕阳,长亭飞雪。若你爱我,容我一手阳光,一手荒凉。
  
  

点击添加QQ客服 / 点击加入官方Q群